从小到大,每次走进旅馆,贪小便宜的我,最兴奋的事情莫过于检查房内的备品,琳琅满目的迷你沐浴乳、洗髮精、润髮乳、浴帽,还有梳子牙刷小肥皂,有时还有针线包,一切看起来都精緻可爱。像是开福袋发现物超所值的小礼物,全部扫进背包里带回家,那种「赚到了」的满足感,总是在疲惫的旅途中发挥相当程度的疗癒功效。

母亲甚至準备了两个抽屉,专门收纳这些旅馆备品。每次出门旅行前,只要去那两个抽屉找,就不用烦恼旅途中没有盥洗用具可用。有一段时间,牙刷牙膏甚至满到卡住抽屉,那些白色塑胶梳子多得吓人,这十几年来,我都用这些软软的梳子梳头髮。

「妈,以后不要再拿了,拿回来根本用不完。」六年前的大扫除,我一面清着抽屉里堆置超过十年的旅馆备品,一面跟母亲碎唸。

拿饭店沐浴乳回家不是「赚到了」,可能把「有毒物质」也带回家了janebelindasmith CC BY 2.0

那时只觉得,这种为了贪小便宜而收集的东西,实际上是生活空间的累赘。平常已经有习惯使用的品牌,根本不会去用这些成份与保存期限都没标示的旅馆备品;旅行时,背包里「备而不用」的道具太多,也只是徒增重量。

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塑胶小罐子、小道具、成份不明的化学清洁剂,全球每天以多幺巨大的数量在无谓的消耗着,只为了「拿回去可能会有用」,或是「旅客感觉会很爽」。

塑胶小容器造成的资源浪费与环境负担,是很容易理解的事情,近年来全球旅宿都以「不提供一次性备品」作为环保的入门指标,就是以此为立基点。

几年前,我曾经在澳洲的五星级滨海度假村做清洁工,那里大部分的房型都是在浴室里放置小瓷罐,我们必须每天于巡房时检查,在瓷罐中添满洗髮精、润髮乳、沐浴乳。只有超级VIP的房型会放置塑胶小容器装的备品,理由是「成本较高」。大部分住客不会将这些用过的备品带走,但只要开封就必须换新,这些被撤换下来的「垃圾」,就被我们这些清洁工接收。

拿饭店沐浴乳回家不是「赚到了」,可能把「有毒物质」也带回家了Attila Malarik CC BY SA 2.0

这是一件很有趣的现象,社会阶级越高的人,他们在旅行中缔造的污染与浪费就越严重。当时我觉得自己像是寄生在富人阶级中的蟑螂,每天兴奋地在豪华客房中收集富人抛弃的垃圾:只吃了一小块的披萨、剩下大半条的吐司、整盒起司、各种水果、剩下1/3的捲筒卫生纸,以及用剩的身体清洁用品。

这些剩余物资被我们接收后,除了包装袋和捲筒纸芯,分解得一点不剩。

但我不晓得,即使这种像是生态循环末端的角色,看似减少了浪费,实际上仍製造了许多污染。

前两年,和环游世界跑透透的友人H,到台湾的深山去进行为期三个月的田野调查。

走进旅馆后,我如常晃进浴室探查:「有肥皂喔!」

H白了我一眼,说:「我不用的。」

我:「为什幺?」

H:「我自己有带,生物可分解的。」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生物可分解」这五个字:「蛤?」

H说:「不是每个地方都有污水处理系统的,很多地方就算有,那些清洁剂都还是会造成问题。我们使用的清洁剂,往往直接排到地下和河川,所以我只用『生物可分解』的清洁用品。虽然『生物可分解』也不是完全没问题,但起码比那些更糟糕的东西好一点。」

我一直以为,自己带盥洗用具,不使用旅馆提供的一次性备品,就算是做到环保了,没想到这样其实还远远的不够。

于是我开始查询,身体清洁剂究竟会造成哪些问题?

最切身的是,不论是洗髮精或沐浴乳,防腐剂与香精都潜藏致敏性,某些化学成份如Dioxane则有致癌疑虑。认真追查下去,就会发现其实绝大部份的市售身体清洁剂都会对人体造成或多或少的负面影响,挑选起来非常困难。

如果平时会介意皮肤健康而慎选清洁用品,旅行时为什幺就敢大着胆子使用旅馆提供的备品?若旅馆为了压低成本,使用成份不明的廉价备品,对身体造成的伤害更是难评估。而且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个成本就含在你付的房钱里,你等于是自己花钱买毒物往身上抹。

再者,化学清洁剂造成的「环境贺尔蒙」问题根本避无可避。这些会干扰人类生育机能的成份进入地球的水循环后,渗入天地万物的体内,人类作为食物链的一环,只能随着自己製造出来的有毒物质无限轮迴。那幺,标榜「纯天然」或「有机」的就安全了吗?

想也知道不可能,要是喊口号就能得永生,我们早就涅槃了。要搞懂这件事,得先学会看成份表。不过这又是另外一门很複杂的课题了,竹内米久司和稻津教久所着的《无孔不入经皮毒》一书,浅显易懂,即使害怕化学也能轻鬆了解。

话说回来,其实只要做好一件小事,就能从源头减缓整个地球循环系统的恶化:使用无毒、生物可分解的清洁用品,旅行时也带上。

否则,你每洗一次澡,都是对地球的凌迟。

拿饭店沐浴乳回家不是「赚到了」,可能把「有毒物质」也带回家了kerinin CC BY SA 2.0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
图文排行Image & Text rank